第二百二十章 摄政王
书名:快穿之工具人女配不干啦 作者:呵护着你也逗你笑 本章字数:2314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29 21:13:49

怪不得外面传闻当朝王上不近女色,要是这样的妃嫔围绕在身边,换谁都不会亲近吧。

可怜萧景澍,好不容易纳了个精通舞技的原主进宫,可惜原主还不喜欢他。

前面几个妃嫔已经表演完,果然都是惨不忍睹。

司礼太监唤了屠茗茗好几声,直到小桃推她,她才回神。

刚才思绪神游,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自己了,屠茗茗站起身,褪下身披的外袍,现出里面的轻纱舞衣,缓步走上高台。

众人眼光集中在高台上。

传说屠家之女精通舞技,可惜世上没几人见过,唯一见过的摄政王,此时并不在现场。

司礼太监在一旁为众人介绍,“今日茗贵人带来的是轻鸿舞,月升婵娟。”

她点头,关于舞蹈的记忆涌入脑海,身体仿佛被唤醒一般,玉臂轻扬,指尖在月光下闪出莹润的光泽。

白色的纱衣在微风中起舞,仿佛迷幻的梦境。发丝轻扬,眉眼生情,顾盼之间,波光流转。

萧景澍仍然保持着刚才的姿势,斜倚在座位上,支着脑袋冷眼望向舞台。

屠茗茗看他表情没有变化,忽然心中没底,她知道自己此刻是全场的焦点,是美丽的化身,但王上毕竟没有看过她跳舞,难道还是无法打动他?

看着台下翩翩起舞的女人,萧景澍眼底闪过一丝欣赏,被他很好隐藏。

只见屠茗茗化作月光仙子,下一刻仿佛就要踏月飘走,如梦似幻的舞蹈。

他玩弄着手指上的玉戒,嘴角勾起笑意。

这女人有意思,当初对他拒之千里,今日竟然主动献舞,倒是新鲜,不知在耍什么花招。

一曲舞毕,屠茗茗微微喘息,平复后起身谢礼,她低垂着头,露出一段长长的脖颈,柔声道,“臣妾为王上献拙舞一支,不知王上可否喜欢?”

笑意在他脸上扩大,众人不知他的喜怒,只听萧景澍声音如同玉石相击,“茗贵人果然舞技出众,本王喜欢。”

这是萧景澍第一次这么直接夸赞人,大家眼睛顿时移到屠茗茗身上,同时心中也疑惑,一向对王上冷淡的茗贵人怎么忽然转性子了?

“赐茗贵人云妃称号,即日起搬离无痕宫,来含章殿居住。”他掷地有声,此话一出,底下的妃嫔贵人不禁惊呼出声。

屠茗茗竟然这么好运,仅凭一支舞就翻身!

舒妃看着场上风云变化,刚才还在她之下的茗贵人,转眼就变成与她平起平坐的云妃,不禁嫉恨地咬住嘴唇。

见目的达成,屠茗茗起身,漂亮的眼睛直直望着萧景澍,“谢王上!”

忽然,身后传来脚步声,“不好意思,我来晚了。”

屠茗茗回身,只见一位身材伟岸的男子阔步走来,他束着青蓝腰带,月白色的长袍衬得他面容清俊,眉眼含笑,手握在身后,一副朗朗君子的模样,正是摄政王萧盛。

只有屠茗茗知道,无害的外表只是他的伪装,真正的萧盛野心勃勃,暗中隐藏势力,对王位虎视眈眈。

萧盛眼神落在屠茗茗身上,在她面上转了一圈,含着温柔神色,屠茗茗微微点头,算是行礼。

见皇叔前来,萧景澍终于有所动作,自位子上坐直身体,淡淡道,“皇叔来了,请入席。”

似乎早就习惯了萧景澍这种对任何人都冷冷的态度,萧盛悠然落座,并不在意。

刚才的舞蹈月升婵娟,他在暗处看的清楚,屠茗茗喜欢他,他一直都知道,当年在摄政王府,她是落魄贵族之女,与他皇族身份格格不入,即使对她有那么些情谊,到底比不过身份鸿沟,更何况家中大夫人善妒,暗中将她送进宫中。

两人终究被高高的宫墙相隔。

手中折扇打开,他轻轻摇晃,似乎想将心中的褶皱扇平。面容温和,笑意温润,是他萧盛做人最好的面具。

屠茗茗的节目是最后一个,结束后,众人又饮了会酒,司礼太监看萧景澍兴致缺缺,已过亥时,便击鼓宣布宴会结束。

小春与小桃陪着屠茗茗回去,一路上两人比正主还激动。

“太好了!主子你荣升妃位了。”

“没错没错,我们也能跟着享福!”

虽然无痕宫中生活闲散,但两人毕竟孩子心性,来到这巍峨的宫中,自然向往富贵繁华生活,再清苦下去,怕是要熬成小尼姑了。

屠茗茗微笑不语。

小春好奇追问,“主子以前不是不喜欢王上,怎么忽然......”

听到这话,小桃赶忙捂住她的嘴,“别瞎说,主子好不容易翻身,别给她惹事!”

手中灯笼轻晃,映出点点红光,屠茗茗看着那一小片光芒,声音很轻,“我只是想帮助自己罢了。”

两个侍女懂非懂地点头,不敢再多问。

无痕宫。

夜已经深了,小春和小桃还在忙碌。王上身边的雨公公刚才知会,让她们提前收拾好东西,明日随派来的宫女转移家当,前往含章殿居住。

含章殿是萧景澍的寝宫,这番举动无疑在昭告众人——屠茗茗再次获得荣宠。

烛火在飘着桂香的风中摇晃,屠茗茗眼神看向窗外的黑暗,手中银簪挑落灯花,心中思忖这未知的未来。

忽然,宫门被叩响,小春赶忙去开门。屠茗茗也听见声响,不禁回头张望。

这么晚了,会是谁呢?

门外,一个小厮递上一封信,又小声对小春交代几句,便隐身在黑暗中离开。

关好宫门,小春进屋将信封交上,“主子,那人说这信给你,你看了自会知道。”

接过信封打开,竟然是萧盛的信。

只见上面字迹还未干,透着墨香。

当年在摄政王府,他亲手教过她写字,所以这字迹即使没有落款,她也能轻易认出来。

信中,萧盛纾解一番对屠茗茗的思念,显然是想继续钓着她。

屠茗茗嘴角勾起冷笑,看完信后,将纸张对准烛火。

“诶!”小春没想到屠茗茗刚看完信就烧,她以前随侍在王府,认得刚才那个小厮,正是王府的人。

接到信后,她就猜测是萧盛所写,按照屠茗茗以往的习惯,定要将这信读上百遍,然后珍藏起来,暗自垂泪,没想到这次屠茗茗竟然毫不犹豫将它烧毁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